很不开心

2016-12-13 04:44

2010年,东申童画成立,陈坤单飞,此消息曾引爆当时的娱乐圈。次年,行走的力量项目启动。当影迷们在银幕上被《龙门飞甲》中阴阳两极的雨化田所折服时,陈坤已经背起行囊走进了西藏,并在年底带回首部个人随笔集《突然就走到了西藏》,文字真诚、有力,半年内再版6次,销量近30万册,陈坤也开始频繁现身各大书展和大学讲堂。书出版不久,行走继续,2012年5月陈坤来到西宁,带着两千多名市民在市区步行3小时,无论人潮汹涌还是闪光灯扑朔,他始终一言不发,行走是为了和自己的心灵对话,禁语可以让你一心行走。11月,《往西,宁静的方向》面市,这是行走书系的第一册,陈坤担任出品人,我希望能把一种个体的自救行为凝聚成一个团体的行为,最后也许可以变成一个普世的行为。

记:改变之后,重新回头看从前的自己和那些作品,感觉有什么遗憾和不足?

陈:这是累积的过程。我在单亲家庭长大,很容易堕落、自卑。虽然谈不上堕落,但我从小很自卑,一直到侥幸有一点名气之后,还是觉得不踏实。为什么有名有利有房有车之后还是不踏实呢?我发现外在的东西不能给人带来快乐和幸福,2007年我开了一些窍,同一件事情换一种心态去做,比如以前拍戏非常辛苦,我总是骂骂咧咧,很不开心,后来转换心态,变得快乐;以前我接受采访不会说真话,现在我会尽可能地回答任何问题,这其实是内心的力量。我想把这种方法跟大家分享,所以无论是《突然就走到了西藏》还是《往西,宁静的方向》,我希望大家不要把陈坤当明星,都是扯淡,这两本书本质上来讲是一个普通青年迫切地想要跟大家分享自己是怎么长大的。

陈坤(以下简称陈):现在社会的节奏快到让我们迷茫,经常没有时间思考自己想要什么。我的初衷是想让大家安静下来,走进内心,审视自己所做的事情,去想想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行走,其实是一种让自己安静下来的方法,就像禅坐,但我不能要大家天天在家禅定,那样会很枯燥,于是就试着换一种更直接的方式,行走,简单易行,只要你抬起脚来走,开始理解其中所包含的内容,就会明白原来行走是不屈不挠,是积极乐观。也许过几年,这本书,包括这个项目不需要存在,因为这是我们原本就有的内心力量。

采访地点设在东申童画工作室。从小到大没有坐过办公室的陈坤,在这里时而像指点江山的城主,时而像亲切和蔼的家长,他把员工视作兄弟姐妹,在这块小天地里,恣意挥洒。尤其是谈到孩子的教育问题时,他变得眉飞色舞。

两年间,演员、歌手陈坤,在另一个身份中闪转腾挪。现在社会出现诚信危机,我们不必站在那里指责别人。面是由一个个点连接而成,我们没有能力改变面上的问题,就从当下自己的这个点做起,他说道。

陈:你看我长得都比以前好看了,哈哈。以前我臊眉耷眼的,还特喜欢那个样子,觉得很忧郁、很文艺,而且觉得忧郁好赚钱,就用用,当时也没有人跟我讲那样不好,或者不好意思跟我讲,全靠自己体悟。现在看来,也要感谢那些没有帮过我的或者不好意思帮我的人,让我完全靠内力自我救赎,也是好事。现在的我完全看开了,接受了自己的自私、卑鄙、下流、色情、贪婪,我没想过在推动这个项目时扮演圣人,我跟大家是同行者,也许只是比你先走几步。

陈:我越安静越能看见自己的自私、小气、不安全感,对名利也不像外表看起来的这么淡然。我曾经想过把它们都扔掉,但这个想法很好笑,没有人能扔掉自己身上的任何东西。后来我终于明白,这些东西每个人都有,我又有什么可去纠缠的呢?有一点黑才能看见白,我也是个普通人。我觉得当我们在洋溢正面的时候,可以容纳一些小恶,然后再慢慢调和。这中间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先发现自己,很多人被工作节奏、生活压力、父母的要求、婚姻、工作这些外在的节奏带着走,没有时间去观察自己。我们的眼睛虽然是朝外的,但闭上眼睛就能往里看,就能发现自己的问题,然后慢慢地让生活变得优雅一点、柔软一点,这就是自我修行的过程。

陈:我在很年轻的时候就一门心思扎进娱乐圈,把娱乐圈的规则视作自己的规则,把娱乐圈的标准当做全世界的标准。那时候拍电影总是希望能赶快拍完,赶快把钱给我,票房跟我没关系,我把自己当成了工具,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现在,我认为要成为一个演员,必须先好好生活,但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成为公众人物之后很多人在看着你,当真的想回到生活层面时已经变得很造作,这样的演员怎么能演好现实题材的戏呢?当然,我也不觉得遗憾,只是觉得该补上这一课了。行走,其实也是我面对自己的方式。以前当演员时我经常被人照顾,这两年行走我也会去照顾别人,为志愿者担心,感受他们的感受。慢慢地,经历的东西会在作品里沉淀下来,变成一种态度。总的来说,这两年的行走,我学到了很多自己始料未及的东西,这些东西没法用语言表达,但我知道自己变了,演戏的时候对每一个角色理解的方式和角度都不一样了。

陈:我受益了,现在是那么快乐,或者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我现在有闲情逸致了,或者作为一个社会人好像比以前有更大的影响力,应该做好这个事诸多东西都可以放在我的身体里。我能感受到自己在这个过程里不断转换思维,转换念头,真的在进步,不能说完美,但一定比以前好。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特别有成就感,比当明星的虚无缥渺、起起落落更让我感觉实在,干嘛不做呢?

陈:以前演的每部戏都像是自己的孩子,我已经生了几十个孩子,不可能变了之后就不爱自己的孩子,每一部戏都是自己当时的状态,没有什么遗憾或者后悔,只需要往前走。经历过的一切,哪怕少一秒,也成不了今天的陈坤。

有人将转变后的陈坤视作青年导师,但在他看来,这一切行为不过是自我修行、成长的方式,为的是在自己心灵的国土上,做自己的国王,人在成长的过程中总是在不断印证自己是真的成长还是虚伪的成长。你别看今天的我在顺利时说这些洋溢着阳光的话,推动大家、帮助大家,我其实很想看看几年之后如果我过气了,没人找我拍戏了,什么都不行的时候,这种自然的成长还是不是真的?